成功來自“精准的勤奮”,而不是“平庸的忙碌

來源:亞美地地坪 發布日期:2018-07-07

成功來自“精准的勤奮”,而不是“平庸的忙碌

---------------------------------------------------------------------------------------------------------------------------------------------------------




爲何你那麽忙,還那麽窮?

說到窮與忙的關系,或許更本質的是:勤奮與能力的關系。

畢竟:

窮的本質是技能提升速度過慢,而技能不足,直接制約能力變現;

至于忙,在于你看起來的忙碌與勤奮,是真勤奮?還是只是看起來很忙的假勤奮。

對窮忙族而言,往往有一個普遍認識:

爲什麽我這麽努力,但生活還是如此費力?

爲什麽我這麽勤奮,卻依然和社會上絕大多數同類相差不大?

最終,導致窮忙族越忙越累,越累越焦慮,越焦慮越忙。

由此,進入了一個死循環。

而在這認知背後,其實是高維人群所不曾告訴低維人士的真相:

一個勤奮學習各種碎片式知識理論的人,未必能成功。

1、爲什麽很多人會越忙越平庸?

人天生就離平庸很近,離出色很遠。

從生物天性而言,遷徙的鳥、群體性生物,包括人,一切動物行爲都有同頻性的。這裏的同頻性是指:

群體中的個體,往往會與群體中大多數保持相同的行動軌迹,而個體卻從來不思考,這樣的行動軌迹,是對是錯,是否會産生系統性風險。

這話很拗口,從精神分析和社會傳播角度來說,又稱爲“集體無意識”,簡單說就是,人們更擅長于做和別人一模一樣的動作和生活選擇,以此確保自己是足夠“安全的”。

關于這點,我們不去從生物性的群體保護、個體融入群體以獲得庇佑、爲了通過群體行動力而武裝個體去展開了。

在過去,這樣的天性(別人做什麽,我做什麽的思路),讓不同物種得以存活,而在今天,一個鼓勵多元化、碎片化、移動互聯化的時代裏,則適得其反。

人越隨大流,越平庸。

這也就是人越忙越窮的開始,同頻化的步調,讓人們的勤奮毫無價值。因爲,社會上成功的是絕少數,你模仿大衆,你注定黯然無光。

用最簡單的一句話擊穿勤奮者的玻璃心,那就是:

你看起來很努力,努力到抛進人群中沒人認出你。

2、劣質勤奮者

什麽叫劣質勤奮者

說的就是,你的努力毫無個性可言,也毫無價值可言。

你只是和社會上那些看起來很努力很忙的人一樣,每天堅持著工作,但你碌碌無爲的一生,壓根沒爲自己和社會創造出任何價值,你只是爲了更快地度過時間,只是爲了對抗個體懦弱無能的現實壓力,然後,用盡一生力量,爲自己營造出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幻覺。

你試圖說服自己:“人生也曾努力過,也曾付出過,也曾刻苦過”。但你只是沈溺于假象的自我催眠者。

低質量的勤奮其實是僞裝起來的懶惰。

劣質勤奮者以沒有任何科學依據可言的瞎忙,來自我暗示,彌補看到別人成功後産生的心裏不平衡。對劣質勤奮者而言,他們的內心活動,幼稚、可憐、並可笑。

“不期待成功,但願通過努力不留遺憾。”是劣質勤奮者普遍的心態。而這背後,本質是,爲逃避真正的思考,願意做任何事情。

而最終,因爲缺乏合理、系統的思考,缺乏對整個人生的全局審判,越忙越窮。

對劣質勤奮者而言,不僅收入少,還是去了最珍貴的東西。因爲,最寶貴的時間,在這看上去很努力的自我催眠中,悄然逝去,一分一秒最終都變得一文不值。

3、如何避免成爲一個劣質勤奮者?

意識定義行爲,一切從觀點開始。以下,是避免成爲“劣質勤奮者”的高維心智法則。

無需全天學習和勤奮,只需要抓住兩個時段

1990年,三位心理學家爲了對小提琴名家進行研究專門前往西柏林中心的藝術大學。他們試圖通過大量數據,解答一個基礎問題:是什麽因素讓精英演奏家比中等演奏者更加優秀? 

他們將研究對象分成兩組,一組是有可能成爲大師的精英演奏者,一種是普通的演奏愛好者。通過研究,他們發現:

普通演奏者通常將工作分散到一天完成。一份將平均工作時間和每日活動小時對比的圖表顯示,普通演奏者圖表上的曲線是平滑的,工作時間與活動時間相近。

而精英演奏者則不同,他們將工作集中在兩個明顯時段完成。如果將他們工作時間與每日活動時間相對比的表格描繪出來,會發現兩個顯著峰值:一個早上,一個下午。 

越是頂尖演奏者,峰值越明顯。而同樣,越頂尖的,在時間峰值之外,他們休息和放松的時間也要比所有人都多。

由此,最後結論是:

一整天持續的勤奮,並不能決定成功,有節奏的努力,才能成功。

費力工作不等于刻苦工作

上面的演奏家對比研究,反映了一個事實:懂得把控時間的人,技能更好,也更輕松。這理論也被稱爲:

輕松的羅德獎學者悖論。 

此理論倡導的核心是:刻苦工作和費力工作是不同的。 

刻苦工作是一種經過深思熟慮的訓練,在你刻苦訓練時,會感到痛苦,但你每天並不需花太多時間去進行這項訓練,刻苦訓練給你的技能帶來可衡量的增長,它能爲你帶來強烈的滿足感和動力。

因此,盡管艱苦訓練是艱難的,它並不會耗盡你所有的能量,而且它能和放松的日子相完美搭配。 

而費力工作則恰恰相反,它令人耗盡所有能量的。你所度過的每一天都處于不正確的忙碌狀態,就像柏林學院的普通演奏者,感到疲勞且富有壓力。

而這種忙碌並不能爲你帶來真正的成長,並且,你反倒會越來越焦慮。

而疲憊與焦慮,是成功路上的敵人。所以,你既要避免無意義的忙碌,又要避免耗費精力的疲憊感,因此,輕松的羅德獎學者悖論直指一個本質:

少做事,要麽不做,要做就報以絕對專注。

既要確保效果,又要保存體能,避免疲憊。

不是每一種變化都叫“量子躍遷”

想要在有效時間和精力中,抓住成功的鑰匙,就要持續不斷保持標准動作,直到引發裂變。

說到標准動作,一如健身房裏的胖子與瘦子,胖子經常邊運動邊聊天,而身材好的訓練者,從不閑聊,除了鍛煉,就是安靜休息,每個動作都不晃悠,做到最標准。

一切沒把動作做到足夠標准的努力,都是不及格的努力,因爲,只有標准動作可以量化,只有通過重複大量的標准動作,才能讓你所從屬的系統,發生改變。

而說到關于改變,又有兩個維度。

第一序改變:發生在某一系統之內的改變,系統本身維持不變。只改變了系統裏的元素;以夢爲例,你夢見任何,任何夢中情節改變,都屬于第一序改變。

而第二序改變是指:發生在系統之外的改變,控制系統整體的前提改變,使系統轉換到完全不同的狀態,也即改變之改變,簡直就像量子躍遷。例如,從夢中醒來。

只有完成第二序改變,才是質的改變,從而帶來根本上的躍遷。而只有一次次躍遷的,才能讓你靠近成功。

在輸入端努力不如在輸出端努力

不帶著問題去努力,就是瞎忙。

人們看起來勞勞碌碌,但他們壓根不知道自己爲什麽要這麽做。說到這,有一個詞,叫:

“用以致學”

“用以致學”是欧美企业领导力倡导的高维心智管理学,在Joseph.A.Raelin的《WORK:BASED LEARNING》和弗雷德蒙德·马利克的《管理成就生活》均有说明。

“用以致學”是指明确任务后的学习,是“行动学习”、“实践社区”和“实践与反思”等具体学习的基础。

在“用以致學”思维,用“任务模型”取代“能力模型”是避免成为劣质勤奋者的主要思考准则。

“用以致學”揭示了一个真相:

絕大多數人的勤奮是沒有方向和目的的;

絕大多數人都只在輸入端用力,而沒在輸出端使勁;

很多人的能力差,并不差在输入的能力和知识储备,而在于输出能力太弱。解决方案就是:强化输出端,形成 “输入 ——输出 —— 结果” 的良性闭环,其关键在于:用以致学,而非学以致用。

成功需要基于項目、任務、問題的學習,而非,基于能力提升、知識儲備的學習。

《窮忙》一書的作者,美國作家戴維·希普勒就曾明確地指出:

失去自我時間控制的人會陷入真正貧窮,因爲,這會引發更恐慌的心理暗示,自暴自棄。而在當今美國,越是忙碌的人反而越窮,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有一種自暴自棄的傾向。

最後,想說的是,

成功來自“精准的勤奮”,而不是“平庸的忙碌”。

老子在《道德經》裏論述道:“是以聖人之治,空

老子在《道德經》裏論述道:“是以聖人之治,空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之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这句话告诉统治者使治理下的人民能按自然的规律去自我管理 是执政的最高境界。

管理也是如此。在中國傳統的道家哲學理念中,對于管理一個國家和一個組織做到無爲而治,就算達到了管理的至高境界。道家的文化核心思想的無爲而治中的“無爲”並非是什麽也不做,而是要管理者一定要遵循大千世界和自然界的規律,尊重人的個性,在管理與約束人的行爲上要收放自如,有所爲和有所不爲。 

同時老子很形象的把治國比喻成烹小鮮,意思是治理大國應當像煮魚一樣,不能隨意去攪擾它,否則小魚就會殘碎的。同樣,企業管理的也就像烹小鮮一樣,管理的最高境界就是讓員工感受不到管理者的存在,員工能夠目標明確、實現自我管理和自我激勵,並把個人價值與企業價值有機結合起來。既給員工一定的自由度,管理者又對員工有相對的控制力,可以隨時糾正員工的一些錯誤行爲,做到管控有度,這其實就是無爲而治的真正涵義。

這就如同放風筝,管理者是風筝的操縱者,員工就是風筝,管理者應該給員工一個像風筝一樣發揮主觀能動性的廣闊的空間。要把風筝敢于放向蔚藍的天空,這也是體現管理者的一種胸懷。但是也能隨時可以把風筝收回來,這體現管理者管理的管理藝術,管理做到了象放風筝一樣收放自如,管理也就到了一種象老子說的那種無爲的境界。 

管理學上有一個詞叫做授權,但是如何把握授權的尺度是一門管理的藝術。授權到什麽程度很重要,授權的節奏也很關鍵。對于下屬的每個成員像風筝一樣放了出去,但是手中線的粗與細及長與短,風力和天氣及風筝自身的好與壞都是管理者需要考慮的。風筝飛的過高,就要把手中線緊一緊,風筝飛的太低,就要把線松一松,並要根據風的大小和方向,首先使風筝飛起來,然後循序漸進的使它飛的更高更遠,所以授權也要講究節奏。 

放風筝看似很簡單,但是放好了,並能放到了一種境界是很難的。同樣,沒有具備深厚的文化底蘊和管理實踐,要想放好員工這支風筝其實也很難。達到收放自如的無爲而治的境界也就難上加難。 

風筝放的好壞取決于三個方面,第一,空氣,風力的大小。第二,好的風筝和線。第三,放飛的技術。這與成功企業具備的三個要素一一對應。風筝飛的空氣和風力猶如企業所處的環境,包括社會與人文環境,企業一般很難去改變它,只能去適應,如何適應只能是應用中國化的傳統哲學管理思維去解決這個問題。

因为我们所处的是有鲜明中国特色和民族特色的环境,所以一定要用中国人的思维去处理各种社会与人文关系。风筝本身毋庸置疑就是指企业的所有员工,风筝的线就是指企业的战略定位、组织结构、绩效制度、管理流程等制度。这些就是所谓的企业管理的物质层。放风筝的技巧,就是一个企业的企业文化 ,也是企业管理的精神层面。 

與放好風筝一樣,只有構建一個好的企業環境和氛圍、打造一支優秀的員工隊伍、建立一套科學現代企業管理制度、培育塑造優秀的企業文化沒有好的企業文化才能管理好一個企業。其中塑造一個好的企業文化尤爲重要。ge是世界上少有的文化非常成功的企業,韋爾奇在總結ge成功的經驗時說,ge雖然業務多元化,但是文化非常統一,用統一的文化代替了統一的業務。所以像ge這麽龐大的集團,它像放風筝一樣是給員工高度授權的,各事業部權利非常大,但它的戰略與企業文化卻是統一的,做到管理看似無爲而實則有爲的收放自如的放風筝的最高境界。所以韋爾奇堪稱是放風筝的高手。 

領導和管理企業是一門藝術,它如同放風筝一樣,如果管理者完全掌握了放風筝的哲學理念,並把它應用在實踐中,那麽他就是管理大師。 

具體來講,就是該路面使用一種被稱爲承載式光伏路面的技術,即將符合車輛

央視稱,目前該路面已實現並網發電,這段光伏路面發的電已與充電樁相連。

看到這個五月亭亭开心中文字幕,諸位想到了什麽?當時,筆者的第一反應,中國加油站五月亭亭开心中文字幕危險了。爲什麽這麽說呢?因爲,日後的高速公路就是一個“移動的充電寶”呀,在高速公路上飛馳的車輛,可以實現自動充電,完全無需再加油。






文章來源環氧自流平地坪                                                                    關鍵詞:   彩色耐磨地坪

------------------------------------------------------------------------------------------------------

上一篇:學會歸零,人生才會更成功                               下一篇:幹貨丨要像保養皮膚一樣保養混凝土

   






在線客服